財經中國網首頁- 頭條- 財經- 科技- 時尚- 生活- 房產- 汽車- 娛樂- 健康- 旅游- 商訊- 體育- 游戲- 文化- 教育- 法制- 地方- Rss | 注冊-登錄 |會員中心
財經中國網 > 財經 >財經資訊 >正文

騰邦國際拖欠資金遭討債 連年盈利今現金流去向成迷

2019-08-15    來源: 財經中國網  跟貼 0

    騰邦國際(4.710, 0.02, 0.43%)拖欠資金遭遇討債 連年盈利如今卻現金流去向成迷

    財聯社(北京,記者 姜樊)訊,騰邦國際(300178.SZ)上市8年以來,累計盈利逾10億,最近卻曝出拖欠銀行貸款被提起訴訟,公司賬戶遭遇凍結,但賬面資產卻僅剩下1848.29萬元,本周更是遭遇機票代理商堵門討債,公司的資金究竟去哪兒了?

   “這些賬戶已經是騰邦國際大部分的核心賬戶了。”一位知情人士向財聯社記者透露,被凍結的資金也是現在騰邦國際賬面上的大部分資金。

    記者獲悉,自本周一起,公司便遭到相關機票代理商堵門討債。據相關人士透露,此次參與討債的主要低級別票務代理商,欠款總規模約為5000萬元左右,共波及200余家中小票務代理商。

    本月稍早,公司曾披露,包括公司及其6個子公司的45個銀行賬戶均已被司法凍結。其中3個賬戶凍結是因為與富邦華一銀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以下簡稱“富邦華一”)借款合同糾紛,對方訴求騰邦旅游償還借款本金、利息及律師損失費共計2959.21萬元。但公司其余42個被凍結賬戶,騰邦國際也暫不知道具體原因,只能等到執法部門通知,再另行公告。

    在7月份,公司剛還曾經披露主營業務因欠款BSP(中性機票:Billingand Settlement Plan 簡稱BSP,即開賬與結算計劃)相關款項2.17億而慘遭停擺。

    騰邦國際似乎正在快速崩塌,但從截至2018年的財報分析,上市8年來,公司從未虧損,這么多年逾累計10億的凈利潤究竟去哪兒了?

    高財務杠杠 還款壓力已成堰塞湖

    騰邦國際因2.17億元的債務而導致主營業務停擺,并非時至今日才集中爆發。據悉,早在去年年中,騰邦國際就因拖欠BSP銷售未結算金額,遭到國際航協連續三次警告,當時的金額只有500多萬元。

    這似乎與這個上市已有8年,且每年均有盈利的旅游行業巨擘并不相稱。然而,如果仔細追查就會發現,近年來騰邦國際債臺高筑,還債壓力已經變成騰邦國際的堰塞湖,決堤只是時間問題:籌措的資金大部分用于償還債務。

    根據“財聯社星礦數據部”提供信息的顯示,2018年騰邦國際籌資活動現金流入的資金為60.56億元,但償還債務也成為當期籌措活動現金流出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占比高達86.69%。

    “籌資活動現金流出同比增加93.79%,主要系報告期內償還借款及借款利息增加所致。”騰邦國際在2018年年報中表示,籌資活動現金流入同比增加45.09%,主要系報告期內借款增加所致。

    大規模還債似乎沒有讓騰邦國際的債務得到好轉。到了2019年一季度,籌資的資金已經變得無法滿足其還款所需的資金了。

    數據顯示,2019年一季度,騰邦國際籌措資金為13.07億元,同比增長122.71%,卻償還了14.31億元的債務,同比增長452.07%。當期償還債務的占比則高達109.49%,騰邦國際籌措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首次為負。

   “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較去年同期減少176.83%,主要是報告期內償還銀行借款增加所致。”在2019年一季報中,騰邦國際表示。

    大舉負債也讓騰邦國際的財務費用大幅上升。2018年年報顯示,當期貨幣資金期末數較期初數減少38.81%,主要是報告期內償還銀行借款增加所致;財務費用本年較去年同期增加82.20%,主要是本報告期較去年同期借款金額增加相應的利息支出增加所致。

   “騰邦國際此前積累的債務太多,公司一直處于大量拼命還錢的狀態。”一位知情人士向財聯社記者表示,發生違約是遲早的事情。

\

 △數據來源于財聯社星礦數據

    長期靠貸款續命 多家銀行牽涉其中

    此次富邦華一”訴求“騰邦旅游”償還借款共計2959.21萬元,騰邦國際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但在被凍結的3個賬戶中,共計僅有約616.68萬元。

    財聯社記者發現,在騰邦國際負債中,富邦華一并非唯一一個與騰邦國際及其子(孫)公司有借貸業務的銀行。

    騰邦國際在2018年年報“短期借款說明”中寫道,有不少抵押借款、保證及抵押借款、保證及質押借款的資金均來自于銀行、信托等金融機構。

    其中,騰邦國際控股子公司重慶市聯豐航空服務有限公司與中國民生銀行(5.810, 0.01, 0.17%)股份有限公司重慶分行簽訂借款合同貸款800萬元;控股孫公司北京捷達假期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與中國民生銀行北京分行貸款1400萬元的借款;控股孫公司南京騰邦國際商務旅游有限公司與華夏銀行(7.300, 0.01, 0.14%)南京分行漢中路支行貸款1000萬元。

    而騰邦國際則分別向江蘇銀行(6.780, -0.03, -0.44%)深圳分行、興業銀行(18.090, -0.29, -1.58%)天安支行、廣州農商行華夏支行、中信銀行(5.560, 0.00, 0.00%)福強支行、農業銀行(3.450, 0.00, 0.00%)福田支行、東莞信托有限公司、四川天府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等銀行及信托貸款,金額共計10.99億元。

    此外,根據2018年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短期借款及長期借款總額為35.59億元,同比增長68.35%。

    其中,短期借款的比重在2018年時增速高達73.46%,占總負債比重重新回歸到50%以上。數據顯示,2018末短期借款金額占總負債比重為56.63%,到了2019年一季度,這一比重則進一步上升至57.23%。

    值得注意的是,在短期借款中還有14.2億元的借款為保證借款。而其保證人中,與騰邦國際控股股東騰邦集團及其實控人鐘百勝有關系,而鐘百勝此前也是騰邦國際的實控人。根據報表顯示,這部分資金約為12.78億元,占保證借款比重高達90%。

    雪上加霜 最賺錢的小貸業務被曝暫停

    財聯社記者發現,2018年年報及各項公告中,有兩項內容資金占用較大,均超過20億元,其中之一便是并表后的“發放貸款及墊資余額”。

    根據騰邦國際2018年業績報告顯示,截至12月31日,騰邦國際當年合并財務報表中發放貸款和墊款余額為26.68億元,而當年騰邦國際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只有28.37億元。也就是說,發放貸款及墊資占據了騰邦國際大部分資金。

    據了解,在騰邦國際旗下,目前最主要的放貸業務源自其100%控股子公司、持牌機構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額貸款公司(以下簡稱“融易行”)。該公司注冊資金8億元,每年均為騰邦國際貢獻穩定在1億元左右的凈利潤,是騰邦國際絕對的“利潤擔當”。

    不過,近日有業內人士爆料稱,因騰邦國際深陷債務泥潭問題,其利潤第一大貢獻的小貸業務實際上在今年已經基本暫停,融易行員工停發工資、工作場所人去樓空。

    而被凍結的融易行的4個賬戶,賬面余額共計僅57.16萬元。融易行其他資金的去向目前尚無跡可尋。

\

 △數據來源于騰邦國際2014年至2018年年報

    釜底抽薪 與關聯公司資金往來余額暴漲

    與小貸業務占用資金數額相媲美的,是騰邦國際與關聯公司之間的資金往來余額。

    根據2019年4月騰邦國際披露的《騰邦國際商業服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資金占用情況的專項說明》中顯示,2018年騰邦國際與關聯子(孫)公司之間往來累計發生資金往來總額超過290億,余額則超過20億元,是較年初余額的5.8億元的3.45倍。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290多億元的資金往來中,超過九成均為非經營性資金占用,納入騰邦國際的“其他應收賬款”名目。

  “這種非經營性往來通常是上市公司給關聯公司拆借資金、代償債務等。”一位資深財務人士向財聯社記者表示,雖然是否合規仍需查看更詳細的賬目才可知道,但一年內如此增長確實不少,更何況是在上市公司資金如此緊張的時刻。

    財聯社記者在梳理與騰邦國際非經營性資金占用的關聯公司中,融易行的累計資金往來超過90.4億元,期末往來資金余額2297.98萬元,較2018年初的12.69萬元大幅增長。

    而在非經營性占用的42家公司中,余額有三家上億元,其中最大的是深圳騰邦航空服務有限公司,余額高達13.04億元。其次為騰邦旅游集團有限公司,余額為2.45億元;而上海騰邦航空服務有限公司,余額1.12億元。

    實控人易主 究竟誰是“背鍋俠”?

    騰邦系暴雷,實際上今年并非首次。從2017年開始,騰邦國際原控股股東、實際掌舵人鐘百勝的債務危機便已經開始,股票被強制平倉等新聞截至而至。

    而隨著鐘百勝的節節敗退,被騰邦國際收購的喜游國旅實控人史進反而一步步緊逼,最終在今年6月晉升騰邦國際的新任實控人。

    據財聯社記者不完全統計,在2016年至2018年6月之間,騰邦國際先后4次以收購、增資等方式完成對喜游國旅的控股,共花費約5.66億元資金。

    有意思的是,每一次資本動作背后都是“史進鐘退”,而且伴隨著騰邦系的危機。

    2018年末,當時騰邦國際實控人鐘百勝遭被動減持公司1.7%股份,員工持股計劃遭清倉減持,股價大跌。

    恰巧的是,同樣在這一個月,史進以9.2元每股、斥資3.588億元受讓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鐘百勝持有的3900萬股公司股票,占騰邦國際總股本的6.33%,交易完成史進將成為騰邦國際第三大股東。

    類似的情況在今年4月至5月再度上演。

    騰邦國際2018年年報顯示凈利潤下滑,疑似拖欠紅嶺創投億元未還、騰邦集團遭被動減持1189.5萬股。盡管騰邦國際澄清紅嶺創投欠款一事,但股價仍然一跌再跌。

    此后不久,5月15日騰邦國際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東騰邦集團及實際控制人鐘百勝擬與深圳市大晉投資簽署《表決權委托協議》,實際控制人或變為史進。6月11日,騰邦國際再次公告史進正式成為騰邦國際實際控制人,將喜游國旅曲線上市。

    史進究竟是在“撿漏俠”還是成了鐘百勝的“背鍋俠”,目前尚未可知。畢竟曾經被旅游行業人士普遍認為資源豐厚的騰邦國際卻已經成了陷入資金泥潭、業務停擺的空架子。

    如今,騰邦國際再度陷入危局,鐘百勝已退再退卻已經無路可退:鐘百勝及其一致行動人所持有的31.32%騰邦國際股權均被司法凍結。史進若想成為最終的實控人,或也只能暫時等待。

    史進與鐘百勝接下來的資本游戲究竟將如何繼續下去?財聯社將持續關注。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自網絡,其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切勿輕信投資承諾,任何網上投資行為與本站無關。

財經中國網 :www.www.qy622.com 責任編輯:aa

關于

 你好! | 會員中心 | 退出
驗證碼:
首頁- 頭條- 財經- 科技- 時尚- 生活- 房產- 汽車- 娛樂- 健康- 旅游- 商訊- 體育- 游戲- 文化- 教育- 法制- 地方-
北京互聯網違法不良信息舉報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主編信箱 給財經中國網提意見 新聞地圖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誠聘英才- 版權聲明- 相關法律- 網站地圖- 站內公告- 友情鏈接-
財經中國網版權所有
©2010-2011
2018必看电影